淺安

萌刀剑乱舞,但是喜欢写伏八同人文,小学生文笔一枚,目测刚开始一些文是本人原来QQ部落写过的,不过之后会继续写新文,先搬运试水好啦

【伏八】第三者(10)

食用说明(本章看完肯定会更迷糊,我刚开始就说过要写一篇悬疑(划掉)特别的文,即将进入本文核心,敬请期待哦)

说明和前文一起走链接吧(很懒~)1 2 3 4 5 6 7 8 9或者 大目录

爱豆,解释一下,可能很多人对剧情有些迷糊,但是呢我才不会说我是故意的(,喂不要白眼啊),继续看下去会明白的,所以尽管猜吧,我已经埋了好多好多……啊,剧透了要……,到一定章节后,如果大家还看不明白,我会开专楼解释的,请不要泄气,继续看剧情啦~~~~

昏暗的屋子里,电脑屏幕苍白的光芒中,一张苍白的脸在这个诡异的气氛中显得异常可怕,无数暴走的数据映在眼镜片上刷刷的飞掠过,手敲击键盘的速度越来越快,终于在最后光标停止处,戛然而止,看到这样的结果,紧抿的嘴角,微微的上扬一丝丝不易察觉……
今天伏西米没有来上班,偌大的办公室步调慌忙杂乱,
“喂喂,这个要怎么解决?”日高拿着一些资料很是苦恼的询问秋山,
“这种事情可以拜托……咦?伏见先生没来?”道明寺有些疑惑的挠着头,
秋山叹了口气,心里无奈,这家伙才发现伏见先生没来啊,真是够迟钝的,对于这些棘手繁忙的工作,秋山也考虑过要不要去请示副长或者室长,但是总是去询问的话,显得大家的能力不足似的,可是又解决不了,到底要怎么办??
月见今天来的有点晚,慢慢的走进来,看到眼前混乱的场景,微笑着轻声询问着,“大家今天是怎么了?怎么这样热闹?难道说要开party什么的吗?”
“如果是这样的就好了,对了月见君,你来了,太好了,也许你可以……”道明寺好像看见救星一般冲到月见面前,伸手就把资料一股脑塞到月见手上,
“这是???”
“这是今天的工作,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了?月见君快救命”
月见眨了眨眼睛,四处望了望,“伏见君没来?”
“恩,伏见先生不知道怎么,今天没来,唉……月见君你平时跟伏见先生时间多,这些东西拜托了!”
事实上月见昨天看了日程,今天他自己工作很少,所以准备做完去……如今这样的情况……月见长长刘海下隐藏的眉毛微皱,但是面上依旧微笑,淡淡的翻了翻那些资料,“这些,还有这些,可以这样做,那些,那些可以这样……然后……”
傍晚时分,大家惊奇的发现,所有困惑都被一一解决,而且都是根据月见的提醒,

瞬间月见就在很多人心目中树立了很重要的形象,
月见看了看表,自己工作早就做完了,大家的还有一丢丢,时间差不多了,该去赴约了,一想到今晚的约会,月见嘴角的笑意越加扩大,收拾好东西后,慢慢站起来,温和的朝着大家道了声,再见,转身离去,脚步沙沙,大概……有些迫不及待了…

安静的傍晚时分,夏天温暖的夕阳即便没有中午时候的热量,也可以把人们照耀的昏昏欲睡,也对如此温暖的阳光,肯定是人们所喜欢和想去靠近的,街角的咖啡厅此时人数寥少,大多这个时分饭店想来才是人满为患的。

推门进去就可以看到一个橘色头发的毛团,在暖色的灯光下,正拄着下巴眼睛半合半闭,似乎在下一秒就会睡着了,月见眼睛里带着温和的笑意,慢慢走过去,脚步放的很轻,很轻,怕惊吓到这样可爱的家伙,
“先生,请问您……”
“嘘……”月见把食指横放在嘴唇中间,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服务生点点头,一下子了然,随后他接过月见给他的一张纸,看了看上面的字后,又点了点头,走了下去,
很久很久之后,直到月亮懒懒的爬上了苍穹,毛团终于有了反应,抬起头,睡眼惺忪,“你来了,我睡着了?”
“恩……饿了吗?”
“那个……”
咕噜噜……这个声音明显解答了他的问题,毛团脸一红,低着头不说话了,
月见温和一笑,轻声开口,“我已经叫服务生去拿了,马上就来”
“那个………羽……羽之”美咲挠挠头,还是不大习惯叫这个名字,管十束多多良叫十束哥,管镰本叫镰本就可以了,管安娜直接叫安娜就行,只有……那个……那个人……才会有……
发觉到眼前的人在发呆,月见不自觉的,噗的笑了,“美咲在想什么,这样入神?”
一听月见的询问,美咲挠着头,尴尬笑笑,想找点什么转移这个话题,“没,没在想什么,那个,月见君今天找我有什么事?”
“别着急,先等服务生来……”
“哦……”不知道月见君到底卖什么关子,美咲决定还是……看看再说(呃,misaki,你的脾气什么时候这样“温油”了,你忘了你的(老攻/划掉)了吗??)

不一会儿,服务生端来一个盘子,把上面的东西在两人面前,然后礼貌离开,美咲一脸萌逼的看着面前的东西,有些疑惑,“这是……啥?”
月见听了后,嘴角的笑意,有一丝的……
“这是拿铁,这是本市最美味的,值得一尝……”
“呃,好吧……”美咲很是无语的拿起这杯黑呼呼,不对应该说褐色又不像褐色,上面还有白乎乎的东西,喝了会不会中毒?(这里楼楼解释一下,个人觉得以八田的智商或者经历来看,他大概可能没有有时间去咖啡厅,所以可能,大概没有机会喝过拿铁,或者见过拿铁,只是个人认为,与原作无关,请注意哈)
看着美咲拿着杯子那种跟要喝毒药般的为难和怪异的脸色,月见轻合了一下眼睛,复而又睁开,伸手拿过美咲手中的杯子,“这杯不是你的哦,服务生端错了”
“哈?”
在美咲又一次的萌逼下,月见招了招手示意服务生过来,然后低声说了几句,这回服务生也萌逼了,一脸诧异,不过在月见平静的眼神中,转身离去,
美咲还是在云里雾里,这是怎么一回事,月见君面前不是有一杯他自己的……为什么说自己的是他要喝的??他要喝两杯??????
过了有些时间,服务生再一次回来,同样端着一个托盘,上面只有一个杯子,拿起来轻轻放在美咲面前,美咲拿起一看,瞬间笑了,“哇塞,这可乐看起来不错,颜色这样好,喝起来一定很棒”说完一股脑喝了下去,“哈,渴死我了,月……羽之,你真了解”

月见笑了笑,当做回应,然后慢慢的把自己面前的两杯拿铁,一点一点优雅的品完。

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-

【伏八】执念,你(上部){10}

食用说明 

前文请走 1  2  3  4 5  6 7 8 9或者 大目录

说明也请走前文或者大目录,(有私设和自创人物)lo主咳咳,貌似太懒啦,成周更文啦,果咩,

真的很抱歉,这周小妹要开学,各种为她准备东西,所以这样晚更新,所以今天更得很粗长(土下座),不过保证不会弃坑的,相信我,看见粉丝越来越多,真的很高兴,Thanks♪(・ω・)ノ,我会继续努力哒

然后本文会甜起来的,大概过几章,我保证,虐是肯定的,但后面一定会。。。甜的开婴儿车哒,O(∩_∩)O哈哈~,期待吧~

不啰嗦啦,以下正文

夜对于鬼来说真的很长,长到都会产生错觉,以为时间没有前进,也对鬼的时间已经停止了,不会老,也已经死了。
八田揉了揉肿得跟包子一般的眼睛,坐起来看着眼前的人,翻来覆去,辗转反侧,仔细听还能听见他再说着梦语,“misaki……misaki……”
“猴子……原来你在梦里也是如此不安啊”八田飘到床上,平躺在伏西米身边,用相比于伏西米短小的胳膊,轻轻拥住了他,

“猴子,我在,我在的,我不会离开你的,不论如何……”
那晚伏西米做了一个梦,梦见misaki没有死,笑着站在他面前,
“misaki,我……不是在做梦吧”
八田笑着拿着一瓶可乐扔了过来,伏西米痴痴看着,竟然忘了去接,
“喂,猴子,你傻啊,不知道接住吗?真是的,原来你也不是那样聪明啊”八田眼疾手快跑过来接住差点掉落的可乐,“呼,好险,猴子给你,这次要好好接住昂”
伏西米呆呆点了点头,接住了可乐,炎热的光照使得可乐瓶身沁满了水珠,但是却感觉不到冰凉,
是梦吗?
伏西米嘲讽的笑了笑,真的是梦啊,如果这是梦的话,沉溺其中也不错,
只见场景转换,到了那个熟悉的小巷里,

“猴子!你为什么要背叛尊哥,背叛吠舞罗,为什么要去青衣服那里,为什么!”
“呃~”伏西米抬头,果然根据狗血的梦境,一定会有这种东西,早在之前之前几乎每晚都会经历这一遭,
“说话啊,猴子,你说话啊,为什么?!”
眼前的八田,熟悉的愤怒,熟悉红色,熟悉的恨,
“啧……misaki,那只是过家家的游戏,别傻了,你需要看着我就够了”伏西米嘲讽着笑着,被自己烧烂的伤痕麻木的感觉不到痛,
“猴子,你!!!”
恨吧,恨吧,恨我吧,起码你活在,在我面前,恨也是好的,
八田气的转身离开,伏西米伸手想要抓住那片阳光,却发现无能为力,
“misaki!!”
“猴子??”八田坐起来看着眼前醒来的猴子,仿佛是受了很大的惊吓,浑身冷汗,
“猴子,你怎么了?”
“啧……”伏西米看了看四周熟悉的宿舍,醒过来了吗?嘴角嘲讽急躁的扣了扣伤疤,“又做梦了,呵~果然忘不了misaki啊,真是……”
惊醒后自然也没有了睡意,伏西米起身拿了准备穿的衣服,进了浴室,
哗啦哗啦的水声,响彻不停,八田半坐在床上,心里难过不知道要怎么做,毫无疑问,就算自己再笨,猴子的表现看来,一定梦到自己了,不过究竟是什么让猴子如此,反应剧烈呢?(楼楼云:果然你智商不够啊~)

浴室的门打开,八田抬头,发现伏西米没有穿衬衣,本来觉得脸红想要转头的,可是却没有,那仍然很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,有很多已经结疤,但是好像有的是被又翻开一般,远远看去血肉模糊,

“呃,猴……”声音被卡在喉咙里,八田瞬间感觉五味混杂,各种滋味其上,
也对哦,以前猴子就不懂得照顾自己,发烧了还在弄邮箱程序(详见lost small world 官方小说),后来进了吠舞罗总是打完架后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不知道干什么,肯定是在包伤口吧,可惜自己没有在意过,所有的精力都去了别处吧,
猴子,你一定很孤独吧,
你一定很恨我吧,
恨着忽然闯进你世界又忽然离开的我吧,
八田苦笑着,怎么做了鬼之后忽然开了窍,脑袋里瞬间清楚了许多,可是又有什么用呢?

八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无能为力……

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

咳咳,我开个专楼说一下一个问题,楼主是上班党,所以只有周六日有一些时间,催更的我欢迎,评论的也欢迎,有什么对于剧情疑惑的,可以慢慢等剧情,本人是写东西慢性子的习惯,哈哈

还有周更是避免不了的,能多更我尽量,所以希望能理解,Thanks♪(・ω・)ノ,

【伏八】第三者(9)

食用说明(哈哈,某人“搞事情”中~~~~~)

说明和前文一起走链接吧(很懒~)1 2 3 4 5 6 7 8或者 大目录

爱豆,解释一下,可能很多人对剧情有些迷糊,但是呢我才不会说我是故意的(,喂不要白眼啊),继续看下去会明白的,所以尽管猜吧,我已经埋了好多好多……啊,剧透了要……,到一定章节后,如果大家还看不明白,我会开专楼解释的,请不要泄气,继续看剧情啦~~~~

s4今天难得放假一天,因为室长去(找尊哥/划掉)办很重要的事情,难得顺利,一开心就放了大家,伏西米收拾了一下东西,就出了s4的大门。
月见看了看手机,没有日程,一下子没有事做很闲,不如溜溜弯儿,就当熟悉一下环境,散散心什么的,换了便服,脚步随意,溜着溜着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脚步,四处看了看后,向着一个方向去了,最终停在了一扇门前,
咚咚咚……
“又是谁!”门一开就听到主人很不爽的声音,
月见愣了一下,温和一笑,声音温润轻轻,“你好”
“呃……”看到门外有些陌生的男子,misaki一时间愣住了,“刚才抱歉,请问你是谁?”
“一个路人,可以进来做客吗?”
不知为什么,misaki觉得这个人不像是可疑的人,他的笑容温和,实在是无害,呆楞之际,点了点头让开了,月见慢慢的走了进去,
“那个,请问你找我有事?”关上门,misaki疑惑的看着这个莫名的人,
月见轻轻的坐在了软塌上,心里淡淡的想着看来上次和伏见君打架时候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,真是……自己的存在感真低,“没有什么事,只是听说吠舞罗的三把手八田鸦很是厉害,一身火焰耀眼非常,所以慕名而来,这个理由可以吗?”

玩过很多游戏,misaki觉得眼前的这位有点像中国游戏里的所谓的“公子”,虽然不知道到底“公子”是什么意思,但是就是有这种感觉,语气温和,声音温润,面带微笑,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的那种(misaki你真是什么游戏都玩儿啊),

话说伏西米走出s4大门后,也随意走着,不知不觉也来到misaki家门口,想起昨天的争吵,伏西米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,不,才不是什么道歉(伏西米你是有多傲娇),手刚想敲门,便听到里面有人说话,好像是两个人,是不是镰本或者安娜?不对,另外的声音不像……不过好熟悉……伏西米侧耳仔细听着,
“哈哈,那个也没有啦……”头一回听到有人这样夸赞,misaki有点不知如何应对,这个人好像十束哥啊,可惜十束哥已经……想着misaki眼底有些细微落寞,
细心的月见怎么可能没看到,手上的水杯放下的时候故意声音大了一点,“不过今天看到后,我忽然觉得除了厉害意外,你的性格热情洋溢,也是很让人喜欢的”
此时的misaki脸都红了,这个……这个……什么跟什么啊……喜……欢是什么鬼?!
“噗”月见头一回真心的笑了,八田美咲真的可爱,“不要在意,我说的喜欢不是那个意思”
misaki挠头尴尬一笑,坏心这点还真是有些十束哥的感觉,

可恶……伏西米手紧紧攥住,除了吠舞罗原来misaki还有别的人(吃醋了,吃醋了),这个人是谁?怎么不知道,难道说吠舞罗又新来了人,不可能这样的消息自己应该是会第一时间得到的,尤其是接近misaki的人,伏西米一想到misaki对别人笑了,对除了自己以外的别人笑了这点,就想破门而进,

不过却生生止住,misaki现在估计心里还在讨厌他吧,啧……啧……使劲咋了咋舌,一定要查出这个人是谁,竟然敢接近心爱的misaki,活的不耐烦了,伏西米握着手里的终端转身而去,

屋里的misaki一定也不知道,他的伏西米有多在乎……在乎他的一切……
聊了很多,很多后,misaki忽然想到还没问这个人的名字,“我是八田美咲,你也知道了早就,那么你叫啥?可以交个朋友,以后常联系”misaki心里最深处一直对十束的死感觉很忧伤,这个不知从冒出的人,很多地方都很像很像十束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
“月见羽之,我的名字……”
“月见……羽之……”
月见笑着喝了一口水,“叫我羽之就好”
“那你也可以……”一想到自己的名字,misaki立刻停下来,开玩笑名字……还是……
“叫你美咲可以吗?觉得这样叫感觉有种熟悉的感觉”
“呃……”
“不可以?还是我太冒失就这样提出来,要不……”
“不……你随意……”其实伏西米和misaki有共同的一点就是对于温和的好比说十束那样的人没有拒绝的……也就是说没有免疫力,所以misaki最后……答应了……
“美咲,那今天不早了,赶明儿一起吃个饭,再多多聊聊,好吗?”月见说着站起身来,
“好……好啊”
月见笑着走到misaki身边抬起手,
misaki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下意识要躲,谁知月见什么也没做,只是从misaki头上拿下一个向日葵的花瓣,拿给他看,
“这是……”
“在你头上的,向日葵花瓣吧,很适合你……”
misaki傻傻的看着月见摆手离开,久久的没有动。

从misaki那里走出来后,月见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花瓣,风轻轻的吹,吹起花瓣飞了起来,目光随着花瓣渐渐的远去,眼睛里的头回有了温和的笑容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

※※※※注意,楼主解释:

楼主这里解释一个问题,个人认为美咲对于十束的感情和对于吠舞罗的感情都是很深很深的,而且美咲自己也只是很单纯的人,不会想很多其他的东西,所以说当他和月见接触的时候种种的反应这里并没有写崩什么的(以上只是个人意见),
故事进行到这里,即将进去核心位置,前面所有不明白的地方后面会一一解释,所以不用着急,请耐心看下去,后面会更精彩(大概)


【伏八】第三者(8)

食用说明(哈哈,某人要开始“搞事情”啦)

说明和前文一起走链接吧(很懒~)1 2 3 4 5 6 7或者 大目录

爱豆,解释一下,可能很多人对剧情有些迷糊,但是呢我才不会说我是故意的(,喂不要白眼啊),继续看下去会明白的,所以尽管猜吧,我已经埋了好多好多……啊,剧透了要……,到一定章节后,如果大家还看不明白,我会开专楼解释的,请不要泄气,继续看剧情啦~~~~

横冲直撞的最后,能够静下心来的,大概只有自己的家,进了屋子,misaki坐在了玄关上,手抱着膝盖,
“也许今天不该去出门,不该去饭店,不该出厨房,就不会……可恶,可恶,可恶……”以misaki的智商只有在不停重复着“可恶”二字却不知道源头在哪里,只感觉更加烦闷,
咚咚咚……
有人敲门……
misaki赶紧坐起来,拍了拍脸,这时候会是谁?镰本?还是草薙哥?疑惑着,misaki打开了门,门外什么都没有,只有地上静静躺着的向日葵,
“这是?”
向日葵上有一张写满字的卡片,
“果然只有阁下做的炒饭才是最美味的……”
“哈?”卡片开头莫名其妙的这句话,让misaki一脸萌逼,
“前几天没来,炒饭变得格外难吃……”
“呃……没有吧,小李做的炒饭味道也很好,不,不对,想吃炒饭的话可以去饭店啊,这里没有炒饭,真是的,找错地方了”看到这里misaki开始腹徘,
“希望能继续吃到,不然估计我会饿死的,或者看不到你的笑容,我……”
misaki忽然明白了,送花的是个神经病,今天真是倒霉透了,先是看见臭猴子,又是遇到神经病,misaki头回语气很不好嘟囔开来“神经病,不要以为我八田鸦好欺负,如果诚心找事的话,有本事人出来,好好较量一场”
“生气的你,也别有一番可爱”
“可恶……”misaki气的把卡片揉成了碎片,然后把花狠狠地扔了出去,“什么跟什么,神经病,可恶,都给我滚!”说完猛地把门关上,

街角的阴影处,一个人影静静地看着misaki的所有反应,嘴角扬起了笑意,眼睛直直的看着那扇门,低头思索了一下,轻轻叹了口气,也许可能大概做的有点过了……可能让他讨厌了吧……尽管这样还是想……去接近……去触碰……

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

【伏八】执念,你(上部){9}

食用说明 (我双更辣,开不开心,O(∩_∩)O哈哈~)

前文请走 1  2  3  4 5  6 7 8或者 大目录

说明也请走前文或者大目录,(有私设和自创人物)lo主咳咳,貌似太懒啦,成周更文啦,果咩,上班党真的是困啊(碎碎念),而且我要被热死啦,w(゚Д゚)w,啊,好热啊~~~~

ε=(´ο`*)))唉,不啰嗦啦,以下正文

八田揉了揉眼睛,怎么真的像女孩子了,今天总是在哭,在哭的,真是越活越倒退,
伏西米洗完澡走了出来,从冰箱里拿了罐冰咖啡,打开就喝
“喂,你的胃不是不好,这样子喝凉的,猴子,你真是够了?!”八田又开始炸毛模式,只不过没有了往常那个混蛋叫着自己名字的回应,
伏西米喝完后,走到桌子边打开电脑,又开始工作了像是,

“啧……真是没完没了,还有草薙哥的邮件?啥?”伏西米皱了皱眉头,“啧……麻烦还要去趟赤组那里”捂着因为刚冲完凉水澡导致异常疼痛的头,伏西米终于熬不住,躺在床上关灯睡了觉。

鬼是不用睡觉的,所以八田坐在床边,眼睛深深的看着眼前睡得不安稳的人,
在梦里你也如此……不安吗?
那张纸……
八田想起刚刚看到的字,
“啧……没有了misaki,其实活着也没劲吧,不如死了算了,没准还能遇到他,不过……”八田脑补猴子写这些字的场景,那猴子略带嘲讽的笑容,“即便就算死了,misaki也不愿意看见我吧,因为他讨厌我,他不喜欢我,他恨我,所以我又什么资格再次站在他面前呢,原来我竟然是个胆小鬼,胆小到连死也不敢,因为不想让他,即便到了那个世界也恨我,虽然也许那是我唯一能在他心里占据一片地域的方式……”
“猴子……呜呜……呜呜,你好傻,我不恨你啊,我一点也不恨你啊”八田又哭了,趴在伏西米身上,哭的一塌糊涂,“知道你在青组安顿后,我是开心的,因为猴子你笨啊,到哪里都不受人欢迎,只有我可以陪着你,猴子……你知不知道,十束哥和尊哥去了后,我觉得我所敬仰的世界崩塌了,如果你也不在了,我该怎么办?(详见剧场版,八田向伏西米求救,解救安娜)”

到底什么时候,他们的声音才能,相通,才能……传达的到……

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伏八】执念,你(上部){8}

食用说明 

前文请走 1  2  3  4 5  6 7或者 大目录

说明也请走前文或者大目录,(有私设和自创人物)lo主咳咳,貌似太懒啦,成周更文啦,果咩,上班党真的是困啊(碎碎念),而且我要被热死啦,w(゚Д゚)w,啊,好热啊~~~~

ε=(´ο`*)))唉,不啰嗦啦,以下正文

不知哭了多久,直到八田头开始缺氧发晕,这时候伏西米也起身准备走了,
“小伙子以后还要常来啊,最好跟那个小伙子一起,唉,我这老婆子都没人管了”
伏西米转身声音略带柔和,“好,那还希望奶奶能帮忙照看那个房子”
“那当然了,我还等着那个小伙子回来一起聊天”
伏西米没有回答,转身走进雨里,
“小伙子,伞……”老奶奶话还没说完,伏西米早就没影了,“唉,这些年轻人啊,真是搞不懂,老了,老了,但愿他们能好好的吧”
已经到了凌晨一点,路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,八田吸吸鼻子继续跟着,倒也看见了不少同类,有的在雨里凑一块儿打麻将,有的在屋檐下哨闲天,不过此时自己似乎没有那样的心情,飘到伏西米身边,手伸出去,轻轻地触碰那只微凉的手,即使碰不到,这样“牵着”,也是……好的吧。
终于兜兜转转回了宿舍,八田无奈极了,猴子这样神情恍惚状还能准确的走回宿舍,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
第一次来到猴子宿舍,原以为会乱糟糟的,只是,真的除了桌子以外到处都是各种东西,
“喂,猴子,你就不知道整理一下?懒死你”八田趁着伏西米脱了衣服去洗澡的时间,想帮他收拾一下,奈何试了无数次手还是穿透这些东西,真是的……
八田无奈飘到了床上,想躺下来休息一下(你用休息吗?),
“咦?这是什么?”八田奇怪的看着枕头边似乎有张摊开地纸,凑上去查看,
不看还好,一看,八田觉得自己也许真的一点都不了解那个人吧,原以为相处了那么长时间,还是搞不懂,真是……笨蛋啊……
啪……哒……

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

【伏八】第三者(7)

食用说明

说明和前文一起走链接吧(很懒~)1 2 3 4 5 6或者 大目录

爱豆,解释一下,可能很多人对剧情有些迷糊,但是呢我才不会说我是故意的(,喂不要白眼啊),继续看下去会明白的,所以尽管猜吧,我已经埋了好多好多……啊,剧透了要……,到一定章节后,如果大家还看不明白,我会开专楼解释的,请不要泄气,继续看剧情啦~~~~

※※※咳咳,注意今天更得内容,将隐约揭开第一个小地方(伏笔),以后会渐渐的慢慢的就一点一点的展开解释啦,哈哈哈,放心不会太让人失望的(应啦)

以下正文

这天,伏西米又被迫和月见一起出去,结果走了半天,伏西米还是不肯掉头回家,月见也没有过问什么,就慢慢跟着,直到到了一家饭店,停住脚步,
“今天巡逻差不多了,你先走吧”说完伏西米不顾月见回答,就直接进去了,进去时候脚步略显加快,
月见抬头看了看这家饭店,眼里闪了闪,也抬步走了进去,
“先生要什么?”
“你们这里什么最好吃?”月见坐下,温和笑着,眼睛却闪着好似在寻找什么,
“这个,店里最受欢迎的大概就是八田大哥做的菠萝蜜炒饭喽,要不要尝尝”
“好,来一份”
“好的,马上就来,不过……”小服务员停下脚步,忽然停住,“好像……好像在哪里见过你,不对你……”
月见笑得更加温和,“不知道是不是你在哪里看见过我?很多人都这样说过,可能我长着一张大众脸吧”
小服务员尴尬的笑笑,“哪有,先生您这样温和,恐怕让人一下子就过目不忘了”
“小张,别的客人要点菜你在干啥呢?磨磨蹭蹭的”
“那个老板叫我了,先生请等下,马上就给您上”
“我不着急,没事的”
月见笑着目送小服务生离开,低头思索了一下,复而又笑了。

不一会儿炒饭就上来了,月见并没有急于去吃,而是拿起勺子舀了一小勺,细细的看着,仿佛想要看出什么,复而又莫名的笑了笑,好像自嘲着什么,闻了闻之后,准备开吃,

“老板啊,我这炒饭不错吧,你看店里人又多了不少,哈哈”
听到这个声音,月见的不小心抖了一下,似是无意,也或者是有意,饭掉回到碗里,月见并没有抬头,仍是细细看着炒饭,但是手里微微的开始有细微颤抖,寻常人看不出来,
不过很快爽朗的笑声就被愤怒而代替,
“你怎么来了,臭猴子,从这里出去!!”
“哈?mi~sa~ki~我还以为你死了,这么久没看到,原来窝在这里,赚着微薄的工资,要不要去s4考试,没准~可以……”伏西米眼里充满着不寻常的笑意,手激动抚了抚眼睛,“对了,我想起来了,以你的智商啊,估计……”
“你说够了没有!臭猴子,这里不适合打架,有本事出去干一……”misaki本来想要说出去干一架,可是脑海里忽然想起前几天的场景,到嘴的话,生生的停住了,
“啊?你说什么?声音太小了,misaki是不是要多喝点牛奶,怎么变得这样弱小了?恩?”感觉到眼前人一丝的不对劲,伏西米心里一紧但嘴上继续“嘲讽”着,“啊,misaki太瘦小了,想当初和我一样高,如今……我怀疑你……”
“你说够了没有!臭猴子,你,给我滚!!!”misaki不知道这是他第一次发如此大的火,不知道是气他的恶言还是气自己,身体随之颤动着,手紧紧握住,但是碍于这里是老板的饭店不可以爆发,在所有人一脸萌逼中,推门冲了出去,
“啧”伏西米心情坏透了,眼睛恢复了冰冷,漠然的环绕了一下四周,一步一步走了出去,
坐在角落里的月见还是保持原来的姿势,依旧没有下那第一勺,就像僵住一般,

很久很久之后直到店里又恢复热闹了,月见终于有了动作,舀了一勺已经变凉的炒饭,慢慢的放在嘴里细细品尝,

“这饭……吃起来……不错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

那个有没有看出来呢,一直去饭店吃饭的那个人是谁(噗噗噗),嘘。。。明白的可以偷着开心下,但是不要说出来哦~~~后面的内容会更多哦~~~爱你们(,,´•ω•)ノ"(´っω•`。)

【伏八】执念,你(上部){7}

食用说明 

前文请走 1  2  3  4 5  6或者 大目录

说明也请走前文或者大目录,(有私设和自创人物)lo主咳咳,貌似太懒啦,成周更文啦,果咩,上班党真的是困啊(碎碎念),而且我要被热死啦,w(゚Д゚)w,啊,好热啊~~~~

ε=(´ο`*)))唉,不啰嗦啦,以下正文

“那太好了,那个小伙子啊,虽然说长的有点像小姑娘,秀气的很,但是为人爽快,我这老婆子很是喜欢啊,对了”老奶奶笑着似乎想到了什么,起身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一个铁盒子,“这些钱你拿回去吧”
钱?八田一愣,什么钱,猴子干什么了?
“不用,奶奶拿着吧”伏西米摇了摇头,并没有伸手去接,
“唉,这小房子租金没有那样多的,小伙子看来跟那个小伙子关系不错,替他交房租,但是这也太多了,估计都能租一辈子了吧,我倒是不明白,为什么不让他知道呢?”
“啧……不需要的……”
啊?哈?啥?八田彻底震住了,怪不得,怪不得房东奶奶忽然说着不用着急交租金啥的,而且还经常给自己送各种吃的喝的,他还一度以为自己幸运爆棚了,原来……
啪…哒……
晶莹的泪水落了下来,在空气中化为虚无,鬼的眼泪也是接触不到现世的东西的,八田坐在地上嚎嚎大哭起来,
“猴子,猴子,原来你……原来你……”
也许会有人问,以八田的性子肯定会倔强的认为这是伏西米在变相“施舍”什么的,但是那就错了,因为早在s4办公室或者说当看到墓地那灿烂的向日葵时,八田的心已经彻底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

啊,虐虐我会凉快一点,(那是不可能的)依旧好热啊,明天还要上班,想。。。。ε=(´ο`*)))唉

【伏八】第三者(6)

食用说明(庆祝《K》剧场《seven story blaze》播放,b站买下来啦,开心,里面有伏八,可爱wwwww~,大家酷爱去看(打广告中www))

说明和前文一起走链接吧(很懒~)1 2 3 4 5或者 大目录

爱豆,解释一下,可能很多人对剧情有些迷糊,但是呢我才不会说我是故意的(,喂不要白眼啊),继续看下去会明白的,所以尽管猜吧,我已经埋了好多好多……啊,剧透了要……,到一定章节后,如果大家还看不明白,我会开专楼解释的,请不要泄气,继续看剧情啦~~~~

以下正文

“副长,我今天要早退”
“原因?”
“啧……”伏西米懒懒的咋舌,“工作提前完成了”
淡岛看了看眼前的文件,抬起头,“你的工作完成了,可是月见君的还需要你帮助一下,他虽然能力也很强,但是少了很多经验,很多事情处理的略带生涩和不足,帮助他也是你作为三把手的……”
“今天不用了……”淡岛寻声望去,只见月见温和笑着,推开门走了进来,
“没有敲门,私自就进来了,,望副长不要介意,伏见君已经帮了我很多,今天我看他好像不大舒服,而且手头的工作”

月见眼神柔和看着淡岛,仿佛为说明什么“也能应付的过来”
主要的人都这样说了,淡岛没有理由再反对,只好摆了摆手,“那好吧,伏见君,我同意了,一会儿会跟室长说一声,不过明天早点到,你可以走了”
“啧……好……”伏西米转身经过月见身边时候,脚步顿了顿,“多管闲事……麻烦……”说完懒散离开,
月见丝毫没有受到影响,依旧温和笑着,就那样淡然处之,
随后淡岛嘱咐了几句,月见离开了走回大办公室,此时的办公室已经没有几个人了,大概都去巡逻或者休息了,月见慢慢的走到窗边,透过窗户看向某个方向,嘴角抿了一下,低头看了看手里拿着的几张纸,复而又笑了,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。
misaki最近很烦恼,烦恼到都不想出去打工或者去吠舞罗,那天的场景依旧在重现着,一遍一遍,为什么会那样在意,或者为什么那样的烦闷,绝对不是生气,对,misaki告诉自己绝对不是生气,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很奇怪,那就是每天他的门口都会放一束太阳花,略小骨朵的那种,每天都有,虽然自己也好几次大晚上蹲在门里估计开着缝隙想看看是谁放的,但是总是莫名其妙的睡着了,到底是谁的恶作剧。misaki打电话问过镰本,问过安娜,问过十束哥,甚至连尊哥都问了,依旧毫无所获,房东奶奶还笑着打趣说,准是哪家的姑娘看上你,羞瑟的不敢表白,开玩笑啊,
misaki使劲挠了挠头,如果真的是的话,不得,不得吓死啊……
思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头绪,只是送花并没有做别的事情,真的好奇怪,反正也想不出来,misaki终于决定还是出门散散心好啦。

顺着热闹的街道,走着走着便走到了打工的饭店,这一声不吭的好几天不来,估计肯定会被骂一顿,,

不过想起来老板人还不错,自己做的可能有点过分,想着想着,misaki推开门走了进去,

“死小子你还知道来,可恶,竟然一声不吭就不来了,我就说你只要敢回来,我保证不打断你的腿,你干嘛去了!”
果不其然老板一见他就气的胡子都直翘,misaki一看,赶忙过去,低着头,“那个,,老板不好意思,是我八田不对”
“你……唉……什么时候回来继续工作?”老板也只是说说,凭他那样的,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,实际上心里担心的紧,
“恩,如果可以我现在就可以工作”misaki一听老板不是真的生气,赶快挽起袖子就要大干一场,
“正好,店里马上就要到饭点了,小子勤快的昂,把你这几天偷得懒都给我补回来”
“好嘞!”
今天的炒饭……好吃!还有那个笑容,那个热情洋溢的笑容,回来了,终于没有白等,看起来……还是有用的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